超16万人签请愿书 呼吁美军给被解职的航母舰长复职


文中指出,美国的宪法将公共卫生的主要责任赋予各州,授权给各市和县。联邦政府的普通公共卫生法律权力较为有限,重点放在预防疾病的州际或国际传播的必要措施上。

此前一天,《纽约时报》曾表示,特朗普集团已就推迟偿还部分贷款一事与其最大债权人德意志银行进行了沟通。

作者们提到,长期以来,人们对这一紧急法律框架的主要担忧是,它给予官员们太多的自由裁量权,而对糟糕的决策却很少进行审查。通常,人们担心的是,官员们为响应公众要求会采取不适当的强制措施。例如,在2014年埃博拉病毒暴发期间,新泽西州州长下令一名从塞拉利昂返回的护士接受隔离,尽管她的病例并不符合美国疾控中心(CDC)的指导方针。

美国这几个人倒可以建议为早在1月份就对美国内疫情“吹哨”的朱海伦医生、恳请卫生部门为疑似病人检测的麦卡锡医生、呼吁加强对护士检测和防护的美国全国护士联盟主席Burger颁发勋章。还有我刚刚看到报道,因为写了一封信呼吁赶紧撤离罗斯福号航母舰上官兵的克罗泽尔舰长被撤职了,不知道是真是假?他要拯救舰上几千名官兵的生命,按照美国的价值观,他应该是英雄,而不应该被惩戒,对不对?美国在一周之前成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最多的国家,目前也是唯一一个确诊超过20万的国家,最新数据则已超过24万。而如此大规模的疫情蔓延只用了74天时间。

那么,美国政府还能做些什么来促进统一的应对措施?作者们认为,“很明显,美国需要做的不仅仅是发布白宫和疾控中心的指导方针,因为自愿遵守是行不通的。联邦政府接管所有公共卫生命令将与美国的联邦体制不协调,但还有其他选择。”

我今天刚刚看到美国知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发布的长文,梳理了美国今年以来应对疫情情况,我昨天也详细介绍了我从美国媒体公开报道上看到的一些情况,我想美方这几个人如果真的特别关心所谓隐瞒公共卫生紧急信息情况,不如好好认真地读一读。

值得一提的是,Mello是健康卫生法学领域的领袖学者,其研究重点是了解法律和法规对卫生保健提供和人口健康结果的影响。由于其在研究领域的贡献,Mello在40岁时就入选美国国家医学院。

华春莹回应称,我真不知道这几个美国议员是怎么被选出来的,整天不务正业。如果在中国,这种人可能老早就被中国人民要求撤换了。

两位作者毫不留情地指出:这就是联邦制的阴暗面,它鼓励对流行病采取敷衍应对。美国的做法与韩国形成了鲜明对比,韩国通过迅速实施中央集权的国家战略,防止了社区间的广泛传播。而美国由于缺乏强有力的联邦领导来指导统一的应对措施,“很快就实现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的预测,即它将成为COVID-19疫情的新震中。”

今年3月,特朗普曾承认他的酒店和其他酒店一样陷入了困境。